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育儿

合作的孩子,更乐于分享

2019年05月17日 栏目:育儿

合作的孩子,更乐于分享几个两3岁的孩子通过合作完成了1项任务,并因此取得了奖品,那末他们乐意平分这些奖品。虽然黑猩猩与人的血缘关系最近,
合作的孩子,更乐于分享

  几个两3岁的孩子通过合作完成了1项任务,并因此取得了奖品,那末他们乐意平分这些奖品。虽然黑猩猩与人的血缘关系最近,可是在它们的脑海中却没有“分享”这个词,即使是合作后赢得的食品,它们还是喜欢据为己有。

  德国莱比锡马克思-普朗克人类进化学研究所的凯瑟琳娜·哈曼(Katharina Hamann)说:“在灵长类动物中,只有人类具有合作精神。”虽然其他的灵长类也会1起去寻食,但这个行动却与合作不同。别看几只黑猩猩可以联合起来将猴子杀死,但它们在分食猴子时也会心不甘,情不愿。

  人就大不相同了,年仅5到7岁的孩子就可以相对公平地分享资源。但是当孩子小于5岁时,如果大人没有特别理由给他们1些糖果的话,他们就会偏向于将大部份糖果据为己有。或许你认为只有孩子到了学龄时,才会乐于分享,但是哈曼认为这个结论过于草率。

  如果这些糖果嘉奖只有通过合作才能得到,情况又会如何?这个疑问仿佛在我们现实中更加常见,而且“通过合作取得嘉奖”这个进程能更好地反应我们的进化进程。

  合作,更乐于分享

  哈曼引导两个2岁或3岁的孩子进行了1项实验。她让两个孩子分别到站1块木板的两端,木板的两端都放有两颗小弹珠,然后让他们各自拉动木板上的1条绳子。这样两颗弹珠中的1颗就会滚到木板的另外一端,因而1个孩子可以拿到3颗弹珠,而另外一个孩子只剩下1颗。以后,哈曼发现,1半的2岁孩子和4分之3的 3岁孩子,都乐意将多出来的那1颗弹珠分给只拿到1颗弹珠的孩子。但如果孩子不用拉动木板就可以得到过剩的弹珠,他们就不那末乐意分享了。

  

  哈曼在测试小孩儿是不是具有分享意识时的实验装置,当孩子拉动绳子时,由于两端受力不均,其中1边的弹珠会滚向另外一边。

  在第2次实验中,哈曼将所有的弹珠堆放在1起,让孩子们不再觉得哪些弹珠属于自己,哪些属于对方。并且这次孩子们不但需要合作完成任务,还需要各自完成1项工作。3岁的孩子在合作的情况下,依然更愿意分享弹珠。但两岁的孩子,在无缘由得到奖品、合作得到奖品、各自工作得到奖品这3种情况下的表现差不多。

  黑猩猩的表现

  拿黑猩猩做实验要复杂很多,在野外环境下黑猩猩可不乐意将食品分给同伴,所以需要找1个它们不用递送东西的方式。在哈曼的实验装置中,两只黑猩猩需要通过绳子拉动木板,以便得到上面的葡萄。在这个进程中1粒葡萄会滑向另外一端,然后掉到下面的跷跷板上。每只黑猩猩都可以踩动跷跷板,得到葡萄。

  

  哈曼测试黑猩猩是不是具有“分享”意识的实验装置,当葡萄掉落到跷跷板时,只要1方的猩猩踩动跷跷板,它就能够得到葡萄。

  如图所示,如果葡萄通过左侧的洞掉到跷跷板上,我们就把左侧的黑猩猩称为“荣幸猩”。哈曼发现,在3分之2的实验中,非“荣幸猩”会立马踩下跷跷板,捡起掉落的葡萄。其他时候,只要“荣幸猩”捡到葡萄,它们是万万不会将葡萄送给搭档的。后来哈曼不再让非“荣幸猩”踩跷跷板了,这样葡萄统统落入“荣幸猩”手中,但即使这样也只有1/6的“荣幸猩”会将掉落的葡萄分给搭档。

  “这是1个很棒的研究”,杜克大学研究野生灵长类动物合作的伊恩·吉尔比(Ian Gilby)说,“我对这个结果1点儿也不感到意外。”这个结果与野生黑猩猩的行动是1致的。

  分享,属于人类

  哈曼认为人类与黑猩猩的区分在于,人在获得食品时需要相互依托,而黑猩猩不需要。当它们去捕食时,几近不用合作,因此它们没有进化出平分战果的习惯。只有到了需要通力合作才能填饱肚子的时候,分享才会显得格外重要。

  密歇根大学研究灵长类行动的约翰·3谷(John Mitani)说:“我认为人类在分享战果中与其他生物存在着本质的不同,其中包括我们的近亲黑猩猩。”

  但是3谷对哈曼的实验提出了质疑: “在孩子的实验中,为何不放1些他们喜欢的零食,比如说糖果?我小的时候也曾玩过弹珠,但是我早已忘记那时的弹珠能有多大的魅力。”

  对此哈曼的回应是:“最近已有人在实验中证实了糖果和弹珠对小孩儿有相同的吸引力。更重要的是,孩子们喜欢玩儿弹珠。在许多实验中,科学家都用弹珠做道具,孩子们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它们。并且,在没有合作的情况下他们都会将弹珠据为己有,只在合作以后才会分享。”

  

文章来源于互联网,非作者本人观点,如有侵权等违规现象,请找作者联系删除。